Kasper 可以走到上學這一步,至今我都覺得超不容易的,

上學本是父母可稍微放鬆一下,孩子能學到更多團體生活,

算起來是不錯的規畫,這篇文章比較偏向糾結的過程,

並無批評他人用意,只是想告訴大家,

慢飛孩子上學其實很不容易。

 

看過  上集 的朋友們會發訊息問我,

Kasper 還有繼續上學嗎?答案是有!因為重新鑑定安置,

至少要唸完一整個學期才能提出申請改變,

我也曾想過直接休學會不會比較好呢?

但我知道 Kasper 仍需要大量刺激才行,我也想過轉學好嗎?

但面臨風險 Kasper 可能求不到學校讀,

或許公托抽不到只能轉向私托,我評估過私托的學習,

反而會讓他更有障礙,所以我們繼續留下來了。

IMG_7411.jpg

那還有哭嗎?答案是依然沒消除上學障礙!

為了讓學校老師更認識 Kasper,

更為了自己快速找到 Kasper 的問題點,

我跑學校與老師溝通與早療場所花的時間更多了,

彷彿進出灶咖一樣高ㄋㄟ~有種哭笑不得的FU!

但我覺得很值得,因為我與 Kasper 一直堅持著,

誰也沒想過要放棄。

20180301_085516.jpg

孩子哭我想父母都捨不得,我很羨慕有些家長送孩子去上學,

總能在門口待上一會,我卻只能選擇遠遠站在角落,

觀看 Kasper 撕裂的哭聲,因為我深怕就像老師說的一樣,

或許他的分離焦慮症很高?對我的依賴感很高?

為了讓老師知道我是願意配合改變,

所以每次送到門口我不敢久待,總會匆匆幫他脫鞋子,

趕緊讓他進教室,但其實我知道,他內心根本不安,

想當然他怎麼會不哭呢!反而哭更大聲了。

而這樣的舉動也讓別人誤會我是狠心媽媽,

有時拿捏放手與不放手真的好矛盾啊!

IMG_8163.jpg

幾次下來老師看到都是我幫他脫鞋,

告訴我這樣孩子怎麼學會自理呢?希望Kasper能自己脫鞋,

我也照老師的話去做,但Kasper的精細動作其實相當不好,

加上他情緒一來根本無法好好做,我發現待在他身邊越久,

他就會往壞處想,然後情緒起伏就更大了,

我求助治療師是否可以消除不安感?

治療師說是否可以請老師先到門口接應他?

讓他與老師建立良好關係或許就能放鬆了,

雖然學校老師樂意協助卻也告訴我是有難度的,

因為老師不是專屬Kasper的,且不是只做一次就行,

而是要持續做才能看出效果,

所以kasper整學期會在進教室前大哭,

等哭完再自行慢慢消化情緒不好的狀況,

消化時間有時長有時短,可想而知他心靈這一塊是不安的,

所以打從他上學後就變得更焦慮了,總會看他不時轉衣服,

但老師認為我比孩子焦慮所以孩子才焦慮,

實際上是我先看到孩子不安我才焦慮的,可惜一般人,

總是只能看到家長,卻沒發現孩子異常。

IMG_9087.jpg

選擇公托最重要的就是要學會生活自理,對我來說更是如此,

畢竟我無法陪他一輩子啊!如果生活自理都學不好,

那學更多才藝也無法自救,所以職能課對 Kasper 來說很重要,

不過他的手部力氣總是使不上勁,

這部分苦了Kasper也苦了我,甚至也讓老師頭痛不已。

IMG_8421.jpg

一般家長準備好三色碗即可,

我卻要煩惱Kasper有辦法自行吃飯嗎?從湯匙我就準備很多,

深怕Kasper不會拿握,包含長短或就口直徑都可能影響,

特別詢問治療師那種最適合?我才讓Kasper帶去使用,

結果卻卡在無法打開碗蓋又或者打開碗蓋卻無法蓋好,

想當然別說可以自行吃完飯,因為力氣總無法用在對的地方,

不管撈飯或撈麵總會撈不起,但一般人卻很難理解,

所以也讓老師懷疑是不是我在家都幫忙餵吃?

 

實際上他的肌耐力與掌內肌非常沒力,
所以運用上他無法好好控制,只能靠著不斷復健才能增強,
就像一般中風的人一樣,控制力道是非常吃力的,
可是因為Kasper從外表看不出異樣,
所以他只能吃虧被人家誤會著。
65622633_2155499471213902_8545165794231713792_n.jpg
在書包上我也花很多功夫準備,結果A書包被老師說太軟了,
這樣要放東西Kasper會放不進去,於是我又找了B書包,
此次在硬度上OK!但又被老師說太小了,
要改一個A4大小的文件可放進書包的,
最後選了C書包達到老師要求,
但書包卻大到讓小一揹都覺得大了。
 
其實我知道選什麼書包對於Kasper都不太會使用,
有時要放東西進去會卡住,拉開拉鍊也會卡住,
可是為了讓老師明白我有誠意去聽取意見,
所以我願意去幫孩子更換書包,主要也想讓老師慢慢了解,
即使換了書包Kasper也不會馬上就能成功,
因為慢飛的孩子往往只能用「年」去計算,
就像您問醫生中風的人何時會好呢?醫生也無法斷定時刻表。
65916672_2155497547880761_7273137553652318208_n.jpg
在班上Kasper算以客人身份居多,不會主動找同學玩,
同學來找他玩也不知如何表達?
即使同學搶走他的玩具也不知求救?
我與老師談過,希望可以申請到助理員,
多個人手幫老師順便也能單獨引導教Kasper如何與同學玩樂,
這樣或許學習會更快,但老師告訴我,
Kasper不是嚴重到會干擾班級秩序,如果是就好申請,
只要我們倆位老師可以應付都會自行吸收壓力,
所以在申請上老師樂觀面對不想去爭取利用資源,
因為Kasper在班上算是禮貌小天使,
但這也造就往後Kasper在學校的資源被切斷了。

IMG_7030.jpg

我坦白告訴巡輔老師,我與Kasper很早就接觸早療團隊,

所以我很清楚所有的早療訓練都是為了孩子進步而設計,

然而有時我了解卻也不能坦白跟學校老師爭理,

因為不是每個人的家中都有遲緩兒,

常規的方法用在正常的孩子身上有用,

但用在慢飛的孩子卻有種使不上力的感覺,

不管軟硬兼施我何嘗沒試過呢!

我只能等待外人可以真正走進孩子的內心,

才能讓孩子有更大的進步空間表現,

巡輔老師向我保證,會用最大的誠意讓老師更了解慢飛孩子,

只是需要時間去拉扯才能達到共識。

IMG_8631.jpg

每天最期待的就是Kasper可以與我說說學校狀況,

不管是開心還是難過我都想了解,那怕是一句話也好,

只是一年幼幼班過去了,我依然沒聽他開口說任何學校的事,

即使參與防災,在一般同學裡是非常有趣的體驗,

但我卻不知他內心想什麼?在學校拍照時表情從未開心過,

加上老師大部分都跟我說他做不到的事情居多,

作為他的母親有時滿失落感的,

因為常常不知他在學校好不好?

IMG_8110.jpg

讀公托沒有私托活動多,雖然只是去學校附近的超商,

許多同學都會特別珍惜得來不易的活動,表情都是笑CC的,

只有Kasper表情沒有特別表現出,每當老師出功課,

我卻一問三不知,因為認知不好的他可能連題目都無法理解,

加上口語不好的他更不會表達,試問這樣的情況,

我又如何可以了解孩子呢?我想每個人都渴望被了解,

因為了解才知道需求,有了需求呵護人才會開心啊!

我只能乞求醫生說的去上學一切就會變好些!?

S__2621518.jpg

雖然肢體沒有到障礙,但動作上總會慢很多,

每次參與活動總是最後一名的Kasper,

漸漸也發現老師喜歡動作快的小朋友,當老師說排名次時,

我觀察到他會更自卑沒信心,在他心中其實也想跟大家一樣,

無奈身體就是不允許他快,我常說慢飛孩子內心比誰都敏感,

因為慢飛孩子沒有失去飛的能力,但大眾往往會忽略,

後來我透過巡輔老師協助,讓老師不要刻意說出名次排名,

改以多鼓勵方式,讓Kasper可以減壓些不要太自卑。

IMG_7575.jpg

一年一度最大的活動就是運動會,只是有人不動還大哭一場,

讓我們一旁看了不知該跟著哭還是該無奈?

彷彿把一年的委屈都宣洩了,

以父母的角度,孩子永遠有擔心不完的事,

在孩子的視角,爸媽是最依賴也是最囉嗦的家長,

老師的想法,只要爸媽放心,孩子就會長大。

老實說我多想不用去擔憂這擔憂那,但有辦法嗎?

自己的孩子只能自己救,卡關時很想幫助孩子,

但又怕抹煞孩子的本能,或許孩子正在努力學習找尋能量,

只是我們還沒看到吧!

IMG_2036.jpg

回顧當年,雖然整個過程不是天天開心度過,

孩子上學後我更忙碌了他難過我就跟著難過,

他哭我就跟著哭,每天希望他開心進步,

我卻有種說不出的無力感,因為可能今天他會了明天又不會,

明天會了後天又不會,就是這麼不穩定的發展成效,

讓老師懷疑Kasper是故意的嗎?

所以我一顆心就懸上懸下很不安,

我想家中有遲緩兒就能明白我說的奧妙了。

IMG_8474.jpg

以第三者角度去觀看,有時逼迫孩子還是能達到不同的成效,

自古說嚴師會出高徒ㄇㄟ~但過程裡孩子可能心靈會受挫,

如果您是我願意賭一把嗎?其實該擔憂的我何嘗沒盤算過,

但沒人可以告訴我正確答案是什麼?所以我賭了,

我希望不同老師接觸像Kasper一樣慢飛的孩子時,

可以了解並同理包容,因為這樣的孩子越來越多了,

如果專業人士沒有培養更多,那孩子的未來才是令人擔憂啊!

但也有其他早療媽媽跟我說,那妳不是讓孩子去當白老鼠了,

我告訴哪位媽媽,如果可以改觀老師的看法,

扭轉未來慢飛孩子的命運,那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?

 

Kasper在學校學生活自理,不管是刷牙、吃飯、穿脫褲子等,

雖然動作無法成功到位,但這樣的常規有秩序的教導下,

對Kasper來說是好的,至少吃飯不用從頭到尾都要幫忙,

最棒的是也學會穿脫褲子,這對往後如廁是很重要的一環,

所以留下來續讀這是得到最好的成效。

IMG_8041.jpg

對於倆位老師的用心我是相當肯定的,
尤其幼幼班的孩子狀況很多,把屎把尿樣樣都要來,
但她們不曾喊累說噁心,一定是乾淨的門面才交給父母,
當然要面面俱到,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困難的,
與我談最多的A老師協助Kasper最多,
無奈我們雙方都過於樂觀,導致親師溝通上有些無法共識,
老師告訴我:「孩子其實在校表現真的不差,
媽媽別往壞的地方想,也要我別著急,
卻又會矛盾問我孩子怎麼不會時,
其實不著急的心我也會跟著慌的。」
但我仍必須說有時老師嘮叨是好事,
因為代表老師才真的有注意到孩子的狀況。
 
直到暑期班,A老師觀察到Kasper可以與一位老師一問一答,
雖然不是很完整的句子,卻可以回答出算很棒了,
讓她又驚又喜跟我說:「這是我教他一年裡,
聽到他說最多話ㄋㄟ~我整個都快感動而哭了。」
我告訴老師:「或許我的感動早已過了,
他二歲二個月才叫我媽媽,那份感動至今很難忘,
所以現在只求他多說話就好。」
我與治療師想Kasper會願意開金口,或許暑期班壓力小,
同學少老師多,協助他的時間也相對多了,
所以挫折感少心情也開心了,
由此證明友善的環境對慢飛孩子相當重要。

IMG_2095.jpg

最後A老師選擇繼續教幼幼班,B老師教小班,

半年後有機會遇到A老師,我發現她對孩子更溫柔貼心了,

開心跟我說:「教到Kasper很開心,可以看到他進步,

扭轉她對慢飛的觀念,從Kasper身上學到很多。」

現在她也不會強迫孩子一定要自己脫鞋才能進教室,

她說反正在學校時間長,練的機會很多,只要孩子開心就好。

我仍然提醒老師:「每一屆的慢飛天使即使有著相同病症,

一定還是要重新認識,千萬別混為一談,

這樣才能真正幫助到孩子。」

A老師也認為孩子如果有異常,在越小的年紀被發現,
這樣進步會更快些,所以才讓她堅持待在幼幼班。

 

台灣一直推崇融合教育理念是好的,

可以讓孩子互相學習包容與同理,

但學校的老師又有多少能懂得早療團隊的理念呢?

又有多少老師能理解慢飛孩子呢?

如果主要教育者沒有辦法理解,

那這樣的融合是改善還是惡化呢?

學校教育不可少,家庭教育更是重要,

我必須說偏向那一方都不好,只有雙方一起互助合作,

才能讓孩子更安心學習,我覺得老師沒有分好與壞的差異,

只是要遇到適合孩子的那位老師就可遇不可求了。

 

有興趣的朋友們,加入我們一起吃喝玩樂聊是非,透過這個平台,
不僅分享好吃的美食、好玩的景點外,
希望讓更多人了解不同慢飛的孩子點滴,或許我不是最專業的,
但以這樣的經驗分享您會發現,其實他/她們都是很天真可愛,
相信您多一份了解,給予更大的包容,
不再是保持距離而是拉近彼此的心。
 
【延伸閱讀】

文章標籤

I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