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勞的罷工

 

 

2008年的2月17日,星期日,一早就有警察來按門鈴,

阿娣開了門大喊:「你們是誰?連叫Sunny來應門。」

Sunny了解後,知道警察是來查戶口,沒多久就離開了。

 

但阿娣從那時刻起,整個人心慌慌,脾氣也暴躁起來,

Sunny馬上打電話給仲介業者,

請業者了解狀況,來阿娣以為警察是要來抓人,

直覺認為我們家一定有犯法,要不警察怎麼會來,

直說不想做了,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。

 

業者幫我們翻譯解釋,警察只是來查戶口,

並非有人犯法,但由於文化不同,

阿娣是位印尼人,虔誠的回教徒,

在她的國家裡,警察是很有權威的,只要警察來家裡,

一定是家裡出大事了,是要抓去槍斃的。

 

溝通了一番,終於安撫她的情緒,但緊接下來的日子,

她顯得非常不開心,也很怕與我們一起吃飯,

鞤婆婆按摩時,也總是心不在焉,

公公說:「阿娣這幾天都悶悶的,問她什麼事也不說。」

 

Sunny心想可能幾天就沒事了,但過了三天,

阿娣還是提出:「我不想做了!我想回家了!」

公公知道她的心意,又驚又傷心的說:

「做的好好的,幹麼要走呢?我們都把她當家人一樣阿!

她照顧你媽也很好阿,現在她走了,我年紀又大,

你們又要上班,怎麼照顧你媽媽?」

 

沒有錯,這陣子也因為有阿娣的幫忙,

公公可以輕鬆不用勞累自己做飯,

我們也可以放心外出上班,

婆婆也因為每天有三餐的按摩,

手腳才不會萎縮那麼快,

每天隨時記錄婆婆的狀況,讓我們不用擔心,

雖然語言、文化不同,

但我們都已經當她是家中的一份子。

 

雖然不願意放手,我們還是尊重她的選擇,

阿娣知道她要回家了,所有不開心好像一瞬間都消失了,

又開始她的笑容,但我們就頭痛了,

在短時間內,要準備安排婆婆後續照料的問題。

 

2008年3月1日,在阿娣要走的前一天,

不捨加不願意的選擇,我們再度找上養老院,

公公趁我們上班時,在朋友的介紹下,

找上一間養老院,立即幫婆婆辦理入院,

等下班後的我們,才知道婆婆被送走了。

 

阿娣也幫忙打理在台灣最後一天的工作,

隨即就與業者辦理程序回印尼。

 

前往公公找的養老院,門緊閉不說,

內部不時傳來刺鼻的清潔劑,連空間也很小,

家屬探望時要打電話給養老院才能進出,

開放時間只有三次,非探望時間不得進入。

Sunny與我壓根就是非常不喜歡這間養老院,

但公公已經簽訂合約,無法改變。

 

緊接的日子,Sunny與我ㄧ下班,就是先探望婆婆狀況,

可能我們出現的太頻繁了,加上婆婆的狀況又出現問題,

待了一星期,院方要我們轉院,

提供另一間養老院讓我們前往,

並退還後面天數的金額。

 

我們還不相信,原來業者推薦的養老院,

是我們選擇第一次入院的業者,

公公很不喜歡這間,因當初辦理出院時,

公公與業者有點不愉快的情緒,

認為業者只是貪錢而已,但論品質、空間與細心照顧,

最重要是開放空間,家屬任何時間來探望,

都不會有種被監視的感覺,除了休息時間,

門才會緊閉外,其餘時間全開放,

所以Sunny與我還是比較放心給這間養老院照料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I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